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不必仰望別人,自己亦是道風景

 文字它能撫平我內心的煩躁,讓我心靈安靜,它亦如一個調皮的孩子讓我遊走在自信與自卑的邊緣上。即使它這般任性,我也仍不舍將它丟棄。
  
  剛體會“仰望”這個詞時,是被手機美文上的一篇篇優美的文章打動了。心裏在想,如果哪一天我的文章也能上榜,也能吸引那麼多讀者,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想這話時已經是前兩年的事了。
  
  我以為我的夢想會一直這樣在失敗中度過的,我不知道我的心理還能承受多少打擊?我甚至在榕樹下寫了一篇日記——不必仰望別人,但我又能孤芳自賞多久。日記裏滿是不堪,滿是無奈,但卻又不甘的堅持著。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只要你堅持不懈,成功率就遠遠高過失敗率。
  
  我在嘗試寫小說,從短篇開始,但我目標是上榜手機美文,我認為只有文章絕美的才能上手機美文,寫好一篇文章不光要編輯拍手叫好,還得引起讀者的共鳴與讀後深思。而那正好是對我的一個自我檢查。
  
  事情往往發生在你想不到的時候,的確如此。
  
  我從沒想過我會相識一個文學社,更沒想過參賽會得到三等獎,那個三等獎也是來之不易的。在那個北風呼呼刮,零度左右的冬天,網吧離家要走二十多分鐘,而那時候做手術一年了還沒恢復脖子不能吹一點冷風,可我還是毅然的去將只能在手機上躺著寫的稿子複製到電腦上,當時我的想法是只要努力了進步就好。後來又頂著寒風跑了幾趟網吧,因為排版不行得修改。說句很慚愧的話沒有那次參加徵文比賽至今我也不知道什麼叫文章的排版。當獲得這份榮譽時,讓我想到了曾在校那時的驕傲,只是一切物事人非,今非昔比,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斷挑戰失敗,吸取失敗的經驗。
  
  一年多沒上班了,手術又把身體傷得很厲害,上班蹲幾秒鐘站起來頭上直冒金星,暈眩得很。每天下班累得腳都是麻的。而當時我心裏惦記的是得趕緊把那篇文趕出來,那幾天在超市八個半鐘的情況下總感覺時間不夠用,我將那篇文“趕了”出來後馬上推薦給收文貼,剛發表時自我感覺沒上篇寫得好,總有點羞澀將它公佈於人前。
  
  呵呵,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在一片害怕看到自己失敗的情況下看到"你的文章已通過"這個幾個字而激動不已,興奮了一個下午。只是心裏感覺有點順利。
  
  第二天看到當天上榜的文章竟沒有我,我的心一下子嘩啦掉了下來,上班的一天中悶悶不語,消沉到極點,終於鼓起勇氣問文審原因,還是得到了那個可怕的結果,我的文只是通過但沒過終審。這樣意味著我再次失敗了,再次被打擊了。我感覺我被網路遺棄了,那些實力寫手遠遠的把我關在門外,當時我有種淡出網路的衝動。
  
  只是我還是承受不了打擊而已,誰都會離開我,但勿忘年華的成員不會忘記她們的文學社曾出現一個叫水依的女孩。
  
  我只是隨意在群裏說我的病手術做不好而且還更加嚴重了。因為你的痛苦不在別人身上所以別人無法體會,所以只打算一句帶過。
  
  群裏一個叫慰墨子鳴的女孩說,她讀大學學醫的。他有一個老師可能瞭解我的病情,私聊我後,因為我不會講也聽不懂湖南話就自己幫我打電話問她的老師,讓我當時感動得一塌糊塗。感謝子鳴讓我感受到了網路也是有真情的。
  
  感謝飛揚在我受打擊時鼓勵我不要停懈手中的筆。
  
  感謝紙鳶在我悲傷自己的文不夠好總是溫柔的對我說加油。
  
  感謝勿忘年華文學社給我帶來溫暖,讓我覺得我還是挺不錯的。
  
  我現在再次看手機美文時,再也不是兩年前那樣卑微躲在後面抬頭仰望,再也不是想進一個美文群大費周折後又被踢出來了。現在看美文時是一種淡淡的再努力一點就可以超過他們了心理。
  
  有時候仰望著仰望著並失去了自我,仰望著仰望著並越發卑微。所以不如把仰望別人的那會功夫花在欣賞自己文章,自己的意境上。然後心裏在想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
  
返回列表